欢迎来到安徽通宇金属容器包装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金属制罐业遭遇烦恼成长期 规模化、专业化是发展方向

浏览次数: 日期:2017-06-22

        金属制罐业是一个被业内人士普遍看好的金光灿灿的朝阳产业,却在成长的路上,它也会如婴儿般稚嫩,有着自己的成长烦恼。
        规模化、专业化是现代金属包装的发展方向。国内一家大型金属包装公司的杭州负责人透露,“我们的下游企业在整合,从十几年前泛滥的大小饮料公司到现在屈指可数的饮料品牌,一些小公司退出市场,一些大公司不断扩大。我们也在整合,小厂被淘汰,大厂越做越大,要在成本、售后服务、工厂布局等综合实力上与我们的大客户相匹配。比如跟我们保持长期战略合作伙伴的一个饮料品牌,它要全国布局,在其他省市设厂,我们就一起过去找地,两个厂子只隔一堵墙。这种‘贴身服务’,一些企业是做不到的。”
        有媒体称,今年上半年,来势汹汹的塑化剂事件不仅影响到增塑剂行业,也将大众的眼光聚焦到“包装问题”上。有关人士表示,金属包装产业正在迎来新机遇。但本报记者在对这一领域进行采访后却感觉——这一轮风波似乎并没有“波及”杭州地区的金属包装产业,金属制罐企业大多反应淡淡,与国内外金属包装行业的发展也仍然存在一定的差距。
        去年,三片易拉罐在国内的总产量约115亿个,平摊到每个人身上不到10个,而国外一些发达国家的人均消费量早已是我国的好几倍。“U盘、化妆工具、食用油……国内仍以塑料包装和纸品包装为主的产品,在发达国家差不多都是金属包装。目前,金属包装只占我国整个包装行业7%左右的份额,而在国外发达国家,金属包装所占的比例肯定比这个数字要大得多,至少在10%以上。”中国包装联合会副会长、浙江省包装技术协会会长张耀权说。
        杭州一些金属制罐企业都表示,规模化和专业化是这个行业发展的方向。“杭州小规模的金属制罐厂不少,一般都做杂罐,但竞争不过有规模、专业化的企业,比如深圳、东莞一些拥有自身品牌和产品的同类企业。”杭州昌园金属包装有限公司负责人仇昌明说。
“国外把包装行业看做整个国民经济的晴雨表,是整个市场的窗口,包装行业已然是国外一些发达国家重要的支柱产业。”张耀权说,国内包装行业的地位也正在慢慢提升。
        我国金属包装产业在经过了世纪之交的行业衰退期之后,近年来又一次复苏发展。如今,金属制罐业这个被业内人士普遍看好的朝阳产业现状究竟如何?在发展道路上,它又有哪些“成长的烦恼”?将来是否会有新的机遇?让我们一同关注金属制罐业的境遇——
零售市场不温不火
        沪杭金属制罐业反应平淡
        有媒体称,塑化剂风波过后,关于食品、饮料和食用油包装的“升级换代”问题摆在了业界和消费者面前。有业内人士表示,金属包装是解决塑化剂问题最好的办法,无添加剂而且可回收利用。
        然而在杭州地区,“金属包装取代塑料包装”的感觉不甚明了。记者在世纪联华(庆春店)的饮料片区看到,货架上整齐地罗列着各种包装的饮料、酒水,它们的包装主要是纸包装、塑料包装和金属罐装。而在品牌食用油汇聚的区域内,琳琅满目的食用油几乎都是塑料包装的,设计为金属包装或玻璃包装的食用油少之又少,且一般以国外进口的橄榄油和国内品牌食用油中的小部分高端系列(如芝麻油、橄榄油等)为主。“虽然今年六七月时曾发生过塑化剂风波,但对超市在售的产品种类影响不大,除了几个产品撤了柜,其他产品都一如既往,也没有听说哪家的产品要换包装,或者已经换了包装之类的消息。”该超市相关负责人徐经理说。不止世纪联华一家,记者还走访了物美、乐购等大型超市,这些超市的相关负责人均表示目前没有这类现象发生。
        金属制罐业的终端零售市场可以说表现得不温不火,而接受采访的数家杭州金属制罐企业对此也反应平淡。国内一家大型金属包装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塑化剂风波”完全没有对企业的业务产生影响,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在杭州金马金属包装有限公司营销部经理杨轶晨看来,塑化剂风波并不是商家换包装的一个催化剂,“我们公司主要生产加工马口铁表面涂印和金属包装容器制造,其中90%的产品都是接触食品的金属包装。公司业务一直比较稳定,今年也是如此,并没有接到新客户要把塑料包装换成金属包装的订单,也没有老客户提出这种要求。”杭州鼎久印铁制罐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唐迎梅亦有同感:“我们开了10多年,新客户有是有,但比较少,业务水平还是以‘稳’字为主。”上海两家金属制罐企业则提到,尽管近年来公司的业务量维持着逐年递增趋势,但增幅较小,订单猛增的情况很少发生。
        有稳步发展的,也有倍感压力的。杭州一些规模较小的金属制罐公司反映: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杭州昌园金属包装有限公司主要生产月饼盒、茶叶罐等金属包装,其负责人仇昌明无奈地说:“前几年,公司业绩一直不错,每年能增长150万元-200万元的营业额。可今年公司的营业额特别差,比去年少了200万元左右的收入,退步到前年的水平。”
        市场已饱和?
        成本差异和消费需求令商家却步
        目前,国内的金属包装业已形成包括印涂铁、制罐、制盖、制桶等产品在内的完整金属包装工业体系,主要产品有印涂铁、饮料罐(包括铝制两片饮料罐、钢制两片饮料罐、马口铁三片饮料罐)、食品罐(普通食品罐和奶粉罐)、气雾罐(马口铁制成的药用罐、杀虫剂罐、化妆品罐、工业和家居护理罐等)、化工罐、200升以上的钢桶和金属盖产品(皇冠罐、旋开罐、易拉罐等)。在这些产品中,饮料罐和食品罐占了大头。
“拿饮料罐来说,市场里的饮料品牌也就那么几个,这些品牌的包装业务早就被大公司消化甚至垄断了。而且,饮料罐主要指两片罐和三片罐,这些全自动生产线比做杂罐的生产线价格就要高很多,门槛自然也高。”杭州金马金属包装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沈筱丽认为,浙江的金属制罐市场已经饱和。
“我国包装行业包括纸品包装、塑料包装、包装装潢印刷、金属包装、包装机械、玻璃陶瓷包装、竹木包装和其他包装等产业。其中,以瓦楞纸为主的纸品包装、塑料包装和以印刷为主的包装装潢印刷产业占去了行业约83%的份额,而金属包装只占7%左右。”张耀权认为,这与国内的消费水平和消费习惯有关。国内商家在选择包装材料的时候,包装成本和消费需求是重要的考虑对象,所以总是尽可能地用其他材料替代金属,使金属包装没了用武之地。他以月饼为例作了一番解释,“一般我们买回家吃的月饼都会选纸质的简包装,很少会选金属包装的,因为金属包装的大多比纸质包装的贵,而消费者看待金属包装的月饼有一种潜意识——这是拿来送人的高档产品。金属包装代表的是更贵、更高档。”
        那么,金属包装是不是真的比塑料包装和纸质包装来得贵呢?杭州昌园金属包装有限公司负责人仇昌明拿一个125克容量的铁制茶叶罐和市场上普遍的同容量塑料罐作比较:“包装成本肯定是有差距的。这种最普通的铁制茶叶罐成本要2元/个,而塑料的可能只需1.2-1.3元/个,除非对产品的档次有要求,否则商家是不会轻易选择前者的。”沈筱丽也这么认为:“业内有句笑话:喝XX品牌的饮料喝的是罐子——一元钱的罐子、一元钱的广告、几毛钱的饮料。相对于一个金属罐子,市场上比较普遍的塑料包装和纸质包装,在成本上肯定要便宜很多。”
        国内两家知名食用油品牌的相关负责人均透露,塑化剂风波后,公司加强了对塑料包装的检验力度,以保障选用的材料是合格的,符合相关规定,但目前没有换成金属包装的打算。其中一家品牌食用油的负责人对记者说,不同档次的食用油对包装材料选择的差异,关乎其背后的成本和消费者的需求。“尽管我们也出售一部分铁桶包装的食用油,但铁桶包装的成本比塑料材质贵一倍,我们的产品还是以PET(塑料)包装为主,因为这是大部分消费者的必然选择。至于那一小部分铁桶包装,也是我们对市场的一种试探。一旦反响剧烈,公司肯定也会大量生产销售。”
        金属包装相对较高的成本与原材料价格也脱不了关系。“金属制罐企业成本上很大的一块来自原材料价格,像马口铁的价格,虽然它没有进入期货市场,但价格一直居于高位,比一般的钢材价格翻了一倍。最差的马口铁每吨也要7000元左右,进口的高达9000多元/吨,甚至10000多元/吨。”仇昌明说。 产能过剩、同质化竞争……
        金属制罐业的“成长烦恼”
        金属制罐业是一个被业内人士普遍看好的朝阳产业,却也如婴儿般稚嫩。
        在中国,它曾经历过一段“混战”,大量企业无序竞争造成人为的市场混乱和亏损,美国波尔集团三片罐全面撤出中国市场。如今,这个产业仍存在诸多“成长的烦恼”。
        有业内人士分析,国内的金属包装企业大都规模较小,产业集中度较低。国内一家大型金属包装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说,目前,其年耗用马口铁已达20万吨,年收入规模45个亿。但国内年耗用马口铁万吨以上的企业连数十家都没有,可能只有个位数,与国外发达国家差距甚大。“普通产品的生产能力过剩,优质高档精品的生产能力明显不足。能生产小容量、超薄型罐、各种适合超市货架效果的异形罐、精品罐企业太少。品种罐形单一,难以满足包装进一步发展的要求,制约了金属包装的发展。”中国包装联合会副会长、浙江省包装技术协会会长张耀权如是说。
        据杭州昌园金属包装有限公司负责人仇昌明了解,杭州地区以拥有2-3条生产线的金属包装企业为主,这些企业大多生产加工月饼盒、茶叶罐等杂罐,数量有40多家。而这些企业中的多数平时可能只有一条生产线在运行。“杭州也有大的企业,拥有6-7条生产线,员工多达百人,但数量不多。真正做大的同类企业主要集中在深圳、东莞一带,他们拥有自己的产品和品牌,而不是一味依赖下游客户的订单,而我们目前还是以代加工为主,在开发和自主创新先进技术及产品方面的能力不强。”
        杭州金马金属包装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沈筱丽也表示,和国外同行相比,国内金属制罐业的技术含量还没有到达较高的水平,有些工厂花费50万元-100万元,几个人凑一凑就能把一个制罐生产线运作起来,但产品品质相对不高,也不是全自动作业的流水线,效率很低。虽然国内已经开始研发生产全自动生产线,但我国主要的金属包装设备和用材大部分还是依赖进口,这对行业的发展存在一定的制约性。
        除此之外,金属包装的循环再利用也愁坏了不少金属制罐企业。“炼钢行业是前道加工,金属表面处理是后道加工,都是高能耗、高污染的行业。铁罐在生产过程中就会产生不少废气、废水,对这些污染的处理需要花费非常高的处理成本,可以不夸张地说,处理成本和加工成本是1:1的比例。”沈筱丽说,即使是马口铁废料也不是随便送到哪个钢铁公司就可以融掉再利用的,不能小看花在运输和处理上的成本。
        “国外把包装行业看做是整个国民经济的晴雨表,是整个市场的窗口,包装行业已然是国外一些发达国家重要的支柱产业。”张耀权说,国内包装行业的地位也在慢慢提升。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金属包装    包装产业  三片易拉罐  塑料包装  金属包装  市场